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养生

扭曲的美国农业补贴制度

2019年04月10日 栏目:养生

扭曲的美国农业补贴制度由于大量农业补贴落在商品化农产品(000061行情,股吧)上,直接推低了这些农产品的价格。因而,大量新的食品工业投

扭曲的美国农业补贴制度

由于大量农业补贴落在商品化农产品(000061行情,股吧)上,直接推低了这些农产品的价格。因而,大量新的食品工业投资直接建立在这些农产品上,从而使得美国渐渐建立了一个强大的食品帝国。食物帝国主要由一些食品联合体组成,他们通过政治献金和直接出任政府代表、经济控制和大量的广告宣传,已捕获了政府、市场和消费者,从而建立了牢不可破的地位,以至于这样的利益分配结构已固化,并从其美国大本营,不断伸出巨掌,再“捕获”列国

“要么变大,要末走人”的美国农场,催生了美国农业的规模化种植和产业化经营。

早在上世纪20~30年代的经济危机时期,美国政府有感于农业作为私人物品经营对国计民生的不利,开始参与农业生产。当时主要的标志是逐步建立农业常平仓制度以稳定农产品价格、提供农业信贷、稳定农地范围和粮食产量。农业常平仓制度的一个核心机制是“低吸高抛”像时光的伤痛里长大的老小孩的食粮储备体系,使得粮食价格平滑化。这项制度使得农民的种植有稳定的收入预期,自然使得粮食的年产量可以稳定在一个大体均衡的水平上。农产品的加工体系、城市居民的消费体系,也可以维系在一个稳定的数量和价格上。

这样一个以价格收入支持为主要手段的农业常平仓制度,自然得到了农民、消费者的普遍欢迎,也直接增进了美国的农业进步。但是,从食粮储备制度中尝到好处的少数粮食寡头,其实不仅仅满足于这样的制度。在他们多年的动员和游说下,食粮储备制度遭到怀疑,自1996年起,新的农业法案实行,以农业补贴制度代替了食粮储备制度。政府不再通过粮食储备抛补去纠正食粮市场扭曲,而是简单地支付粮食加工商收购价和农民保持农场可持续的价格差。

市场价格高,则减少补贴,市场价格低,则增加补贴。这给食品集团扩大其利润边界、压低粮食价格并挤占补贴大开了方便之门。事实上,农业补贴制度的出台,使得粮食寡头得到低价格粮食的几近所有收益,也将每年的食粮补贴尽数收入囊中,并且建立了有史以来从来没有过的食物竞争力。以农业补贴政策出发,一个人造的世界食品系构成了。

实际上,正是美国对商品化农产品实行的补贴政策,一直在推低主要农产品的价格。终究,形成了一套人工的食品生产、加工与消费结构:(政府)商品粮补贴→(农业)商品粮生产→(公司)低商品粮价格→(公司)低价格食品加工原料→(消费者)低食物消费结构和消费分野。

美国农业与贸易政策研究所的信息显示,在过去的20年里,美国政府一直在提高对农业的直接补贴。这1补贴,主要针对20种重要的商品化农产品。在这20种商品化的农产品中,8种主要农作物(玉米、大豆、小麦、高粱、大麦、燕麦、棉花和大米)约占美国74%的耕作面积,也得到了每年大约70%~80%的政府补贴。补贴的多少取决于基本耕作面积、市场营销协助贷款、贷款不足的支付、分拆支付和反周期支付。商品粮市价高,则政府补贴就低,市价低,则政府就支付高额补贴。这使得政府每年的补贴额可能有大幅度的变化,比如2005年的补贴额为243亿美元,而2006年则为165亿美元。

在1995~2002年间,美国提供了1140亿美元的农业补贴,年平均142.5亿美元。补贴中,80%流入到农民和农作公司,12.5%是“水土保持项目”,另外7%用于自然灾害救助方面。但是这些补贴的分配结构极不均衡,的1%的农场,2003年平均得到了21.4万美元的补贴,的20%的农场,平均得到近1万美元的补贴。但多数中小农场补贴甚少,乃至没有任何补贴。

补贴状态的迥异,使得美国农场早已出现了明显的两极分化。产业化农场不断扩大种植范围,以保持竞争优势和得到更多补贴。小规模家庭农场则几近悉数被逐出商品化农产品的种植领域,只能在无补贴的其他农作物上生产,并依赖地区性贸易体系,以维系生存。

田纳西大学农业政策分析中心的数据显示,美国对商品化农产品的补贴,在1990~1996年间,一直在100亿美元左右的范围,1996年美国推出新一轮农业政策后加大了农业补贴,1998年后一直稳定在每一年200亿美元的规模上。但是这200亿美元的补贴,表面上是进入了农民的口袋,实际上,农民的农场收入,在近些年不但没有上升,反而有所下降。

那末,每一年补贴的这200亿美元,到底给谁拿去了呢?是上游的农业投入部门,和下游的农产品储运、加工和销售部门,拿走了几近全部的补贴。也就是说,控制上游和下游的食品团体,又拿走了全部的农业补贴。

这样的逻辑是:由于大量农业补贴落在商品化农产品上,直接推低了这些农产品的价格。因而,大量新的食品工业投资直接建立在这些农产品上,从而使得美国慢慢建立了一个强大的食品帝国。食品帝国主要由一些食品联合体组成,他们通过政治献金和直接出任政府代表、经济控制和大量的广告宣传,已经捕获了政府、市场和消费者,从而建立了牢不可破的地位,以至于这样的利益分配结构已固化,并从其美国大本营,不断伸出巨爪,再“捕获”列国。

因而,他们继续在美国国内和国外扩张自己的疆域,营造一个由他们所控制的单一食品体系,逐步构成一个食物帝国。

这1帝国,以少数几个食物团体为核杜倩芬心,以市场扩大、食粮支援和政治游说为基本手段,不断将全球农业生产和食品经销体系纳入其版图,从而使得各国的农业生产和食物经销体系,都在控制之下。这1强大资本,由逐渐扭曲食物利益的分配结构,到逐渐扭曲食品加工结构和贸易体系。同时,也扭曲了消费者营养体系,使得公共健康体系遭到巨大威逼。在下一篇专栏中,我们将聚焦公共健康,广大的消费者从这类食品帝国中到底得到了什么。

(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教授)

宝宝睡觉出汗
宝宝睡觉出汗怎么回事
宝宝晚上睡觉出汗是怎么回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