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时尚

鄂尔多斯高利贷造鬼城部分公务员工资被查封

2019年02月26日 栏目:时尚

高利贷造“鬼城”亲历满目疮痍的鄂尔多斯晚饭时分,陈阿姨招呼着远道而来的客人吃饭。饭桌上简单的几个菜,陈阿姨利索地布置着碗筷,而后迅即

高利贷造“鬼城”

亲历满目疮痍的鄂尔多斯

晚饭时分,陈阿姨招呼着远道而来的客人吃饭。饭桌上简单的几个菜,陈阿姨利索地布置着碗筷,而后迅即消失在厨房里。陈阿姨是一个在厨房帮工的厨娘,她的老板抱歉地为她解释,自从陈阿姨的钱借出去没有拿回来后,她脸色一直郁郁,仿佛丧失了工作的热情。

陈阿姨借出去的钱本金只有3万,月利2分,三年前的每个月,陈阿姨都会热情开心地说:“看,又有开宝马的人来给我送钱了,我一个厨房的,都有人送钱来,老板,这日子太好过了。”

但她没有想到,太好过的日子很快过完了,眨眼间,整座城市陷入了缺钱的恐慌,鄂尔多斯突然变成了死寂的“空城”,连着东胜区和康巴什新区的天骄路上,一幢幢高耸入云却都没完工的建筑,有些甚至只有灰色的混凝土钢筋构架裸露在街角的醒目位置,行人依然匆匆,无人观瞻,鄂尔多斯人似乎已经习惯了钢筋水泥的包围,但不知道他们是否会想到培根的那句话:城市如同荒野!

繁华成过眼云烟

2011年,住建部联合高和投资发布的中国民间资本投资调研报告说,内蒙古鄂尔多斯人均GDP超过香港,而早在2009年,鄂尔多斯市委书记杜梓在接受《大公报》采访时还说,如果鄂尔多斯市保持近十年年均20%的增速,人均GDP应该可以在5年内赶超香港。

“当轮高利贷开始的时候,我们也犹豫没有参与,第二轮、第三轮,每一轮的利息都很正常地支付了,,所有人都相信这没问题,再把钱存在银行就是傻子。”浙商朱伟民说。当时他拿出了一千多万,借给了他称为“中间商”的高利贷者,中间商再将钱放贷给房产商、矿藏商、土特产商等。

朱伟民的哥哥放贷出去一个多亿,现在换来的都是借条或是街头的烂尾楼。“所有人都疯了,大家觉得用利息就可以过活,在康巴什新区,几乎没有人在家吃晚饭,所有人都开车出去下馆子。”康巴什新区距离东胜区25公里,新城和旧城有一条快速路连接,很多人白天在康巴什上班,晚上开车回东胜,每到日暮,斜阳残照的原野下,原本空旷的世界尽头却被车流填堵。

鄂尔多斯人在疯狂地放贷,也在疯狂建设与消费。他们建起的高楼足以媲美上海黄浦江畔的大厦,仿佛只要在康巴什有块空地,就想起一座高楼。飞机场的顶棚,长长的壁画环绕,画着成吉思汗从出生到建立大元朝的经历,这是蒙古族人的荣光。机场上的游人在猜测这幅壁画花费了多少钱,猜得多的是700万元,但机场工作的售货员小包说3个亿。

流传在机场离奇的事是,一位富商从飞机下来没有车来接,当场就买下了机场展示的豪车,然而开不出门,要求机场人员把玻璃门卸了。那些年关于鄂尔多斯人买豪车的故事太多,都不胜记录,只知道所有门店都是加价再加价,因为所有人都说要现车。

小包原本在包头机场工作,但很多时候她会和朋友到鄂尔多斯过夜生活,那时鄂尔多斯的繁荣吸引着周边的年轻人成群结队在街上晃荡。那时,机场的牛奶棒棒糖120元一桶,鄂尔多斯出入的人一买就是一打,如今价格打对折,却无人问津。

“几乎所有人都参与到高利贷中,公务员、摊贩、个体户,所有人,这些钱通过中间商汇拢到一起,然后炒房子、炒矿产,全变成了空荡荡的房子。”朱伟民认为刺破这个阳光下的肥皂泡的原因首先是煤炭价格的下跌,2012年上半年煤炭价格下跌了20%,而此时,承包一处煤矿的价格已经从2004年左右的几百万变成了几十亿,鄂尔多斯人称之为“经济危机来了”,“世界金融危机影响到了鄂尔多斯”。

1 2 下一页

莲花清瘟颗粒主要成分
小孩睡觉出汗
鼻塞流鼻涕怎么治疗